积极心理学的核心概念:希望感

发布时间: 2015-01-09 10:22:45   作者:彭凯平   来源: CPPA幸福中国   浏览次数:   我要评论()
摘要: 每年的辞旧迎新之际,人们总是要对未来一年表达新的希望、新的祝福、新的追求,这种表达在积极心理学上被...

告别2014年,拥抱2015年。每当岁月交替,辞旧迎新之际,人们总是要对未来一年表达新的希望、新的祝福、新的追求。从国家主席到平民百姓,祈福新年己经是我们现代生活必不可少的公共仪式和生活习惯。

所有这一切,从积极心理学的角度来看,就是我们特别重要的一个心理能力的体现,这个美好的心力叫希望感(Hope)。

希望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用到的一个概念。很长时间以来,我们只是把希望当作一种心灵鸡汤、励志、鼓动的方式;甚至还有些人可能把它当作一种空谈、虚幻和精神鸦片。因为感觉它既不能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,也不能为我们指明行动的方向。所以,它只能作为诗人爱谈的一个主题或祝福,或者是宣传工作者们喜欢搬弄的词藻和概念。但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,希望感其实是积极心理学一个很重要的核心概念。

积极心理学关于希望感的研究

 

 

1991年,著名心理学家查尔斯·斯奈德(Charles Snyder)提出了他的希望感理论(Hope Theory)。他认为希望感包括“意志(agency)和策略(pathways)”这两个成分,一个有希望感的人不光要有意志去实现自己希望的目标,更要有一些实现自己目标的策略和方法。

希望感理论(Hope Theory)认为,希望感并不是一种心灵鸡汤或者是让大家愉快的一种感觉,而是一种动态的认知动机系统(Dynamic cognitive motivational system)。由此可见,希望感首先是我们的认知,然后才会有我们要的情绪反应。

与希望感有关的认知主要是学习目标(Learning goals)。希望感能够让我们去不断地进步并得到提升;而那些具有学习目标的人,更可能去形成一种长期的、稳定的行动策略来实现自己的目标,并且随时观察自己的进步,从而不偏离行动的方向。大量的研究已经证明,学习目标与我们的成功有很大的关系。不管是在学术成功,还是体育运动、艺术、科学、商务当中,都与树立学习目标有很大的关系。

而那些没有希望感的人,通常在生活中采取的是一种受控的目标。也就是说这样的人往往想走捷径,不愿意冒险、不愿意接受挑战、不愿意接受成长的机会。他们在失败之后通常会选择放弃原先的目标,并且经常伴随一些习得性无助感;即他们对自己的生活环境缺乏主动控制的能力,也不相信自己有这样的工作能力,这样的人往往是没有希望感的人。

斯奈德还发明了一种测量希望感的量表,用来测个体“特质上的希望水平”和“在状态下的希望水平”。我们说的“特质”是一种稳定的性格特点;“状态”指的是在特定时期展现出来的一种表现。有些人的希望感天生就很强,这属于特质上的希望感个体差异;也有些事情或环境会促使人们的希望感增强,这属于状态上的希望感个体差异。希望感量表已经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。它使用的是通常的评定量表,包括意志分量表(例题如“我是不是总是积极地追求我的目标”)和策略分量表(例题如“解决任何问题都有大量的方法”)。

通过研究,斯奈德等人发现,希望与积极的人生收获有很大的关系。他们做了个研究,专门分析了“希望感对学生六个月后的学习成绩的影响”,发现希望感与较好的学习成绩有密切相关——希望感强的孩子未来的学业成绩要好一些,而且获得的学位也要高一些。

最近,心理学家利兹·黛(Liz Day)和她的同事还发现,希望感强的人,不只是学业成绩要好一些,他们的智商也要高一些,产生不同想法的发散性思维也要强一些,也更加负责任,而且对每个主意都有更细致的分析。

希望感和发散性思维之间的关系很容易理解,因为发散性思维就是要在单位时间内能够想到很多不同的观点、想法和方法。而希望感也包括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能够想到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还有研究发现,希望与运动成绩有很大的关系。职业运动员,他们的希望感水平要比非运动员要高很多。这种影响甚至超过了训练、自尊水平、自信水平和情绪的影响作用。因此,对自己有比较高的希望可能让自己获得比较高的竞技成绩。

但希望与乐观还是有些不同。乐观代表的是一种相信一切都会很好的一般的希望。因此,乐观虽然表示对未来结果有积极的心态,但没有考虑到个人对结果的控制作用,以及强烈的主动性。

凯文·兰登(Kevin Rand)还发现,希望其实比乐观可以更好地预测学生的学业成绩;甚至希望感水平比学生的法学入学成绩(SAT)还能够预测其在法学院的学习成果。

希望和较好的适应水平也存在正相关。研究发现,有较高希望感水平的人,记得更多的是正面的评论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正面事件;而那些希望感水平比较低的人,记得更多的是负面的评论和负面的事件。因此,那些希望感高的人,通常有比较高的自尊水平,希望让他们对目标充满了激情,而不是充满了恐惧。

另外,高的希望感水平与一个人的健康密切相关。希望感水平高的人通常对痛苦有更高的容忍水平。一些脊髓受伤的病人,或者是烧伤的青少年,较强的希望感使他们对问题有更好的适应,抑郁比较少,而且康复得比较快,同时与照料人的互动更加积极。一些癌症病人如果希望感强的话,他们更愿意去寻找解决问题的知识和应对疾病的正确态度。

所有这些积极心理学的希望感研究,说明我们人类真的是要培养一种对未来的希望。它会让我们有行动的动机,更让我们有行动的方法。

因此,在新的一年来临之际,我们是不是也要多给自己设下一些希望?

 

 

 


如何培养我们的希望感

 

 

那么,如何培养我们的希望感呢?斯奈德其实也已经给了我们一个行动的实施方案。

第一步,培养目标导向的思维

目标导向的思维,也就是给自己树立一个明确的目标。比如说今年我要提职,今年我要考上研究生,今年我要找到一个对象等。

斯奈德建议,最好的目标是那些可以实现、同时又不那么容易实现的目标。为此,他提出来一个设定目标的SMART原则,即我们设定的目标应该是:具体的(specific)、可以测量的(measurable)、可以实现的(attainable)、有关的(relevant)、有时效的(time-bound)。

第二步,找到成功的方法

我们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一条实现这些事情、这些目标的路径和方法。越是有创造性的人,越容易觉得自己有希望。

我们不妨经常想一想,能不能找到好几种实现目标的路径和方法?

第三步,实施行为的改变

“心动不如行动”。希望感理论一个很重要的方面,就是强调个人的主动精神。因此,我们要实现我们的希望,一定要主动采取行动。另外,通常对我们的希望感影响最大的因素就是时间不够。这也要求我们一定要争取立即采取行动。

一个好的办法就是能够养成一种习惯。习惯形成后,我们就会发现既省时,又省力,更省我们的心神。长期的目标,尤其需要有一种坚持精神。因此,形成习惯就显得特别重要了。

这也就是提醒我们,今年要给我们认为重要的目标留出更多的时间,而不太重要的目标少留些时间,或者根本就不去考虑了。

不经意间又一个新年到来,不由让我想起苏东坡:“老去怕看新历日,退归拟写旧桃符。” 但元朝王安石的诗: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,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”,所描绘的古代辞旧岁、迎新年,热闹、欢乐的动人景象更能打动我们的心。为什么我们要辞旧迎新?为什么我们要立新年愿望?其实也就是因为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新年新希望,常想多受益。您的新年希望是什么呢?

作者简介:彭凯平,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,教授,博士生导师,中国国际积极心理学大会执行主席。

 

鸣谢并转载:彭凯平微信平台

Tags: 本文暂无Tags!

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,查看更多评论»
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
【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】